慕色清棠/日常咸鱼

这里明和w小透明一枚欢迎勾搭QvQ
全职肖时钦厨√楼诚谭赵凌李荣方√情节比cp更重要√目前主刷张肖√

【张肖】诚不可欺

*攒点人品给自己后天的月考。

 
*ooc有,欢迎捉虫,欢迎指正。

 
 

1.

 
 锁芯精确的转过三分之二圈,“咔哒”的开锁声在夜色下显得刺耳突兀。

 
张新杰以极轻的的方式带上门,顺手将钥匙挂在墙上向屋内走去,简单的动作能看得出意外的熟练。回主卧放好行李,却发现床还齐整的不见人影,不出意外的表情转身就往书房去,像是未卜先知一样发现了要找的人。

 
 
哪是什么未卜先知,根本就是习以为常。张新杰看着面前熟悉的景象内心叹了口气。


台灯照得墙壁发白,桌面上散落的草图和稿纸使他一目了然,这习以为常中多少也要带上些不悦的,而那人还睡得正香——趴在书桌上,枕着草图,眼镜斜挂在鼻梁上,看起来有点滑稽。夜半的风从半开的窗户出溜进来,吹拂起窗帘在他的头顶肆意妄为。


 

多大的人了一工作起来就没个时间概念,困了就不动地方的直接趴在桌上睡,从来不知道好好休息,夜半十有八九是这副光景。索性抄起一旁的外衣先给他盖上,自己出差回来一身风尘仆仆怕是惊了他,自顾的去换身衣服。

 
 

等他收拾停当,才转回书房打算抱肖时钦回屋去睡,一旁充电的手机显示电满亮了起来。虽然肖时钦的手机有锁屏密码,但他从界面上也能清楚的看到有一个一点四十五分的闹钟,就在三分钟后。

 


张新杰和肖时钦两人的手机密码彼此是十分清楚的,用的是再简单不过的四位数字密码,彼此的生日而已,好记的很。不过似乎并不是很符合这两人的作风,曾经被追问出内情的戴妍琦直呼秀恩爱。面色不善的看看闹钟时间,又看看睡得不甚安稳的肖时钦,拿过手机利落解锁取消了闹钟。也幸好肖时钦只有早上起床铃是用机械闹钟,突发的、事务性的闹钟就随便用手机设定了事,不然光是拧发条调时间的声音就够吵醒肖时钦了。



做好这些,他将肖时钦抱回卧室安置好后又直奔厨房,那里还有一碗带着余温的白粥等着他。这是两人之间的默契,每当张新杰回家晚的时候,肖时钦如果在家,总要留一碗白粥给他,权当夜宵。


 

而张新杰今晚喝着这碗白粥,脑子却不知道在想什么有的没的事情。

 
 

2.


当晨曦穿过云层重新撒播在大地上时,新的一天悄然开始。

 

七点整。


闹钟刚响过一声就被张新杰扣下,扭头看看身边的人,才朦朦胧胧的睁了眼。


也难怪,昨天困成那个样子。

 
 
“早啊……新杰,你回来了?”刚睡醒的肖时钦还带着慵懒的样子,半眯着眼,声音带着一点点难察的哑音。显然,肖时钦的睡意还没过去。 

 

“早。再睡一会儿?”

 


“嗯……”肖时钦翻个身打算继续睡,终于跨越了睡意的大脑突然想起什么回过神来,“我昨晚在书房睡着的,你关我闹钟了?” 
 


几句话的时间张新杰已经起来了,答道:“没听到,大概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响过了,反正你又睡着了也没醒,索性让你回屋睡了。”

 
 
“好吧,手机在书房?”肖时钦也不睡了,接过张新杰递来的眼镜戴好起身,得到张新杰的肯定之后又一边说着一边穿衣服,“那我待会儿去给学才打个电话,原本是想昨晚给他把图样传过去的。”说着还有意无意的瞥了眼张新杰,依然是十分从容的表情。 
 
 

等到“盯着”张新杰去厨房做早餐,肖时钦才推开满桌稿纸拿起手机,果不其然凌晨一点四十五的闹钟已经消失无踪,这手真绝,他问起来张新杰也可说成是他睡迷糊记错了。他叹了口气,虽说是为了自己好,但是多少还是有所不情愿——当然结下这不情愿也并非一日之功,渊源总是有的。


 

两人大学时就认识,不同学院但在学生会也是熟识,对于张新杰来说,肖时钦是堪比自己的室友同等相近的关系。基本上毕业工作以后就互相通了心意,趁早确认了恋人的关系。然而你侬我侬这种事情在两个大老爷们身上——尤其是像张新杰和肖时钦这两个人——基本是不会发生的,生活过得平平淡淡,爱全在细节里面。

 
 
 

细节,细节,就连张新杰为了阻止肖时钦晚睡屡屡行动,也成了生活中的细节之一。

 
 
 

大概是两个人刚确定关系的一年左右的时候,肖时钦做了个项目,那段时间他的睡眠时间锐减。举个例子,张新杰作为一个医生,回得晚的时候到凌晨总是有的,即便如此,肖时钦还在书房里忙活自个的项目。和衣而睡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 
 
 

一开始,张新杰还抱着理解理解的心态也就是叮嘱他一下,过没两天就受不了了。他自己虽是本身晚归常有,但能够晚十一点半睡觉的绝对不会拖到十一点三十零一秒。一来自己强迫症发作,二来他也心疼肖时钦劳累如此,知道肖时钦有累了就在书房趴一会儿定好闹钟再起来的习惯,张新杰同志开始了他的行动。

 
 
 

先礼后兵。

 
 
 

依然回回不落叮嘱他早睡,然而总有那么几天,肖时钦发现自己定好的闹钟“自动消失”。起初就当做是自己记错,早睡了几天之后倒越想越不对劲。

 
 
 

自此靠装睡发现了张新杰半夜删闹钟的习惯。

 
 
 

肖时钦如何处理的后话暂且不表,总之这么档子事算是结下了些不情不愿的成分。跟两国划分领土外交谈判一样,彼此不肯让步,两个还算通达的人竟在这个问题上固执的很,固执的像是有几分可笑。

 
 
 

项目结束后关于睡眠时间的问题也算是暂时带过,如今肖时钦手机又是这一遭遭遇,他似乎已经听到了有什么火药的引线在嘶嘶作响。

 
 
 

3.

 
 
 

晚十一点零六分二十三秒。

 
 

肖时钦一边仔细对图纸进行校对,一边惴惴不安的思考张新杰会怎么办。他今晚实在是诚心诚意的想要早睡,无奈明天赶着出样的图纸出了点问题,肖时钦只得今晚对所有的数据和设计进行校对和修正。

 

 

看工程量一点前是睡不了了。他撑着头用笔的末端点了点桌面,看看平板又看看图纸如是想到。

 
 
 

张新杰的声音从卧室传过来:“时钦,还有二十三分钟三十七秒就寝,注意时间。”

 
 
 

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


“嗯。待会儿你先睡吧。”今天实在是有事情没法按时睡觉了。

 
 

这话原是有后半句的,只是前半句还没说完转念就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情,好端端的就把这半句吞了下去权当未曾料想过。那头倒是安安静静,没再吭一声,肖时钦便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错觉,又低头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


 

晚十一点二十五分整。

 

“时钦,该睡觉了。”

 
 

张新杰不声不响地靠过来,凑近了才发出这么一声询问。像落入平静湖水的一滴水,涟漪渐起。

 


“……啊你先去睡吧,我还没处理完。”肖时钦这回便是头也不抬,表情因书房的不甚明亮而掩在明暗间,语气却是不能作假的反映出他对这一声问话的如梦方醒——手却是下意识的在桌子底下确认手机的位置,以免再被张新杰拿去改了闹钟。

 

只可惜小动作在某些人眼里放大成了显而易见的动作。于是某人适时的展开了战略撤退,运动至背后借着倒杯水的名义抽走了手机。

 
 

未能躲过一劫,今晚肖时钦的表情依然是一脸心累。


 

张新杰老神在在的冲他晃了晃手机,然后就着手解锁屏幕。肖时钦撂了笔看着他,一脸心累变成了笑意,也不抢也不阻止——谁叫他把密码改了,完全就是坐看对面的人碰了壁的表情。


“密码换了?”他挑了挑眉,“难怪你这么气定神闲,还以为你放弃反抗了。多少?” 

 

“再动我手机小心不给你留粥了。自己猜吧。”肖时钦半带威胁,半带诡异的笑着如是道。

 


他把密码从四位数字换成了多位密码,没有提示难度就飞速的升了上去。饶有兴致的看张新杰试了几个密码未能成功后,刚要继续工作,张新杰敲了下桌子,给他展现的赫然是自己的闹钟界面。

 
 

lzlngbxxjswdz,“再动我手机小心不给你留粥了”这句话拼音首字母的倒序。

 


肖时钦开始后悔自己把解密的线头送到了张新杰手中。

 
 

“还不投降?"这回轮到张新杰噙着笑坐看自己恋人碰壁的表情。

 
 

“没办法,是真有事。”摘下眼镜,他揉了揉太阳穴说道。

 

张新杰点点头,一副了然的表情,拉过椅子坐在一旁。

 
 

“反正休假,我陪你。”

  

表针指得清楚,晚十一点三十分。

 
 

 深夜一点一分十一秒。

 
 

总算是结束工作的肖时钦活动活动脖子,将文件图纸等一切物什归置好,正要起身看到的却是一旁支着头已经睡着的张新杰。呼吸均匀绵长,在灯光下显得和平时晚上躺在床上准时就寝时的情状并无两样。

 

他半晌失神,随后改掉了那个怎么听也可算作是荒唐可笑的手机密码。密码回到了最初的设定,简单的四位数,兼存固执与温暖。


“新杰?新杰?”


 

没有反应,张新杰怕是与周公已对弈多时了。

 
 

他弯腰把张新杰抱回屋,冲了澡靠在床头愣想了半晌,到底为什么两个人在这件事上没完没了,最后却只得出一个结论。

 
 

真是幼稚极了。


 

至于原因这种东西,是爱还是其它什么。


随他去吧。

 

Fin.

 

*总是跪倒在客户端的格式面前…心累。

评论(12)
热度(102)

© 慕色清棠/日常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